乔乡

不杂食,不洁癖,部分产出cp固定

[李泽言X我]给李夫人们的情人节

  刚刚开始玩,说实话剧情蛮智障的,我觉得我玩的动力全部来自于四个野男人……天啊他们怎么这么可爱,纯粹是对于脸和性格的喜爱。受刚玩的热情和新情人节活动的刺激所驱动,现在来写点东西爽一下。

  有几点要注意

  激情写作,第一人称,个人色彩较多,会含有作者个人对角色印象以及吐槽,不喜勿入。

  剧情只打到4-2,会有很多和原剧情不和的地方,见谅。

  设定是双向暗恋

 

 

  情人节即将来临,恋语市陷入了粉红色的海洋,平时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么多的情侣,仿佛大家都在一瞬间找了对象,脱离了光荣的fff团。

  我走在街上,感觉自己好似万人从中一条狗,恨不得仰天长吠两声以示郁闷。话说以往的情人节也没有感到这么孤独,莫不是迟来的青春期?

  我心里面突然想到一个人的名字,心里一动……面色苍白。

  不了我不想过上婚后还要半夜两点被挑剔策划案的日子。

  我使劲点了两下头,努力认同自己的观点——毕竟三流小言只存在于虚拟世界,濒临破产的小公司老板还是要多脚踏实地的好。

  一进公司的门就听见顾梦和悦悦讨论着今年情人节没有人约的惨痛现实,我悄悄走到她们俩背后,说:“我也是单身狗一条啊,怎么样,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去吃饭,我请客!”

  “虽然老板你请客很好啦,但是……”悦悦指了指我的办公室:“你的礼物还在里面呢,咱们还是有差别的。”

  礼物?我一脸问号,看向顾梦,顾梦点头。

  我拎包走进办公室,一个精美的袋子摆在我的桌子上,里面是用丝带捆扎的黑色盒子,还附带了一张卡片。

  我拿着卡片,小声的念着:“……顺手多做了几个,就当是你最近没有给我惹麻烦的回礼……”

  真是具有李总风格的发言啊……

  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九个巧克力,造型口味各不相同,足以见证制作人的用心。我捏了一个黑松露巧克力放进嘴里,巧克力很顺滑,上面的可可粉味道浓郁,是我最喜欢的口味,吃完巧克力,我甚至恋恋不舍的舔了舔手上的可可粉。

  所以说,在这个日子,送巧克力,是可以往“那个方面”考虑一下的吧?

  但是万一真的是顺手呢,岂不是很尴尬?

  顺手也没必要在这个日子送吧,你脑壳是不是有毛病。

  万一呢?毕竟那可是李怼怼!

  我脑子里的两个小人开始打架,我坐在老板椅上发着呆,在办公室里乱滑,突然使劲过猛,椅子整个翻倒,脑袋撞在地板上,半天没有缓过劲。

  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我一边捂着脑袋上的大包一边点开手机:“谁啊……”

  短信内容让我全神贯注起来。

李泽言:

      巧克力还可以吗?

  我摁着屏幕一字一句的回复:非常好吃,我很喜欢。

  那边回复到:我今天工作结束的比较早,下午出来和我去选东西。

  选什么东西?我虽然不解,但是大好机会不能错过,秒回到:没问题,几点?在哪里集合?

  李泽言回道:下午三点,湖心路。

  没问题。我回到。

  等等,我突然想到:今天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出,所以现在的我根本就是素面朝天加瞎穿一气!我拎起包,飞速跑出办公室,回家换衣服化妆好应对下午的见面。刚出办公室又猛地折回去,小心的把巧克力盒子盖上,卡片盒子归位,跑出办公室。

  不过这一回步伐稳了很多,毕竟某个重要的礼物正拎在我的手上。

  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湖心路,很远就看见了那个高挑的身影。

  我一路小跑到他身边,道:“下午好呀。”

  李泽言的目光转到我身上,看的我整个人都紧张兮兮的时候,李泽言道:“你今天打扮的,还算可以。”

  ……这算是夸奖吗……我一边心里疯狂吐槽,一边又忍不住开心,回道:“嗯……你今天很帅。”

  ……天啊我都说了点什么这是上个年代的蹩脚爱情剧吗太尴尬了虽然他真的好帅……正当我脑子一片混乱的时候,却看见李泽言偏头轻咳了一声,随即发现我在注意他,大步迈开向商场走去:“走吧。”

  有点可爱诶,是害羞了吗。我一路小跑跟上他,问道:“今天买什么东西呢?”

  李泽言放慢步子,答道:“给家里的女性亲属挑新年礼物,你来参考一下。”

  “她平时都有什么喜欢的?爱好哪方面的事物?喜欢华丽点的还是实用型的?”我问道。

  “都可以。”注意到我的表情,李泽言说道:“不是很特别的人,按你喜欢的来就好。”

  说实话,最怕的就是这种模棱两可的标准,我和李泽言在商场里泡了整个下午,终于给那位女性亲属买了一套首饰。

  等我们从商场里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李泽言问道:“去Souvenir吃饭吗,今天做参考的谢礼。”

  我答道:“好啊。”

  虽然我不想多想,但是Souvenir的气氛真的非常好,整个餐馆只有我和李泽言,盈盈烛光下,李泽言的眼中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温柔。

  或许今天表白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我迟疑着,张开嘴……

  “我……”

  “我……”

  李泽言和我同时出声,又同时闭嘴。李泽言抬手,示意我先说。

  我连忙摆手,道:“你先说。”

  李泽言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到:“我等了你很久,我想问你,你愿意来到我这里,和我永远的站在一起吗。”

  他把手覆在我的手上:“我绝不放手。”

  一瞬间我全身的血液都冲上大脑,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猛地站起来,椅子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响声。李泽言慌忙走到我身边,问:“怎么了?!”

  我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忍着眼泪道:“我很愿意。”

  我几乎记不清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我无法自已的在李泽言的怀抱里哭着,和他那一句温柔的笨蛋。

  怎么会不愿意啊?我用我最柔软的地方去触碰着他,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努力踮脚靠近他。

  于我而言,他是我一辈子的渴望与不可及,如果这一刻能静止,我可以不要自由。

  李泽言温柔的托住我的后脑勺,似是要吻上来,却敏锐的感受到我后脑勺那不平常的弧度。

  “你的脑袋?怎么回事?”李泽言问到。

  “就……不小心磕着了呗……”我顾左右而言它,看到李泽言的表情,自暴自弃道:“好吧好吧是这样的你给我送巧克力我很想问问你什么意思又担心你真的是顺手想的时候在椅子上划着玩没注意翻倒了好了我知道很白痴不要说了。”

  “知道就好。”李泽言拿过纸为我擦去眼泪,但我敏锐的注意到他刚刚嘴角那一个小小的弧度。

  “你刚刚笑了!”我惊奇道。

  “没有。”

  “明明就有!”

  “没有。”

  “我可是你女朋友!不许撒谎!”

“没有撒谎。”

  ……

或许以后我们还会经历很多,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是——

我们将非常相爱,非常。

 

终于——!!写完了!!!!!想的时候嘿嘿的笑但是写出来一点都不好玩了而且好智障啊!!!!表白那段想了很久但是还是好酸,顺便“如果这一刻能静止,我可以不要自由”这一句,出自《一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

话说挑礼物是老李编的,他想约人但是找不到理由含糊其辞的说挑东西,中午编的给女性亲属买礼物这个理由。

这就是为什么老李的条件模棱两可,因为买的东西最后还是“我”的,索性让“我”按自己喜好买

大半夜鸡血上头赶出来了,脑子已经不清醒了,这段写忘了,现在一时半会找不到地方加进去。

如果有人喜欢就最好了,其余三人应该会写的,毕竟我是博爱党(虽然有偏好)

很喜欢老李了,他是我唯一一个有备注的人(备注的是脑壳有病)(我爱他爱的深沉)

祝天底下所有的李夫人情人节快乐,早日抽出自己想要的卡

爱你们


评论
热度(23)

© 乔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