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乡

不杂食,不洁癖,部分产出cp固定

【全职/喻黄】群作业:喉结

  • 竹马竹马

  • 个人偏见

  • 作者是个神经病

 @叶叶叶不修 

 大雨倾盆,难得的休息时间,黄少天和喻文州窝在沙发里喝酒看世界杯,窗外狂风骤雨,他俩巍然不动。空调开得很低,沙发上被子揉的跟团废纸一样,两个人就穿着背心短裤盖着废纸被子,脚可以搭在对方胸口上。

  “诶队长你不觉得有点冷么让我脚夹在那取取暖。”说着黄少天就把脚塞进喻文州腋窝里。

  喻文州喝的微醺,不然他也不会纵容黄少天空调开这么低在这喝酒胡闹。他看着黄少天,突然笑了出来。

  “诶队长你笑什么呢不会是偷偷在网上赌球今晚输了吧?不过我看你也不是会赌棒子嬴的人啊别笑了怪瘆人的前几天才在网上看了几个鬼故事……”

  “我想起来小时候,你那次用被子把我……”喻文州笑得眼都眯了起来。

  “嗯?哦!那次啊!”黄少天也开始笑。

  喻文州说的是那次。小学时,喻文州父母出差,将喻文州托付给很好的对门邻居黄少天一家。那时候是冬天,窗外下着大雪。黄爸黄妈很晚才回家,黄少天出门玩,喻文州就一个人看电视等黄少天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到很晚,黄少天回家时看到喻文州在沙发里睡着了。本着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原则,黄少天不想扰人清梦又怕喻文州着凉,本想把喻文州抱回房间,但由于身高体重力量等种种因素,黄少天采取了另一种方式:他取来被子把喻文州包起来,之后将爸妈的几条围巾头尾相连打结,在喻文州身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打了个结,完美收工。之后做了好事的黄雷锋心满意足的睡觉去了。待到黄爸黄妈回家开灯之时,就看到一个喻牌粽子在客厅沙发里,还因为突然亮起的光试图挣扎最后悲惨的掉到了桌子下。

  黄少天掉了个个,从被子里钻到喻文州那边,伸手抱住喻文州。沙发实在是不能挤下并排的两个成年男人,黄少天退而求次把头贴在喻文州胸膛上,感受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人的体温。

  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当年那个把自己包成粽子的小孩己经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成熟的少年,青年最后是老年。到现在喻文州还记得当时无意间听到的女生的讨论:

  “黄少打球好帅啊!”

  “我超喜欢他扣篮时的笑容啊!”

  “你们不觉得打完球后他喝水时扬起的脖子上的喉结好棒的么?”

喻文州抬手抚上黄少天的喉结。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干嘛呢?”

“只是摸一下而已。”喻文州感受着黄少天说话时喉结的震动。原来还没有的东西现在生了出来。隔着一层柔软的皮肤,声带在皮肤后震动,那些足以烦死人的话就从这里诞生“少天就算是没有喉结了也会努力说话吧。”

黄少天梗了一下,随即更加滔滔不绝的话呈井喷式涌了出来:“队长说话要实在啊我这不能叫话唠这叫脑子灵活你想想我如果脑子不灵活怎么能说的这么灵活呢我觉得有一句诗说的好滔滔江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就是形容我的人说话就是要潇潇洒洒你说像周泽楷那种半天憋不出来一个字的也就江波涛能忍得了喉结有什么好看的队长你不是也有么?”黄少天伸爪就摸上了喻文州的喉结。

“少天……”喻文州无奈的笑笑,在黄少天即将说话时截住他:“韩国队输了。”

黄少天的注意力转移到屏幕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他们会输……”

无论黄少天是小孩、少年、青年、还是老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将永远在一起。


评论(6)
热度(15)

© 乔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