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乡

不杂食,不洁癖,部分产出cp固定

【全职/伞修】我听见你的声音(一发完)

   一把刀,酸唧唧的小故事,慎

***************************

  房间中一片寂静,只有庞大仪器上的脉冲灯矩阵闪着微弱的光,好像碧蓝的海水,跟着实验台上人的呼吸,一起一伏。  

  实验台上的人猛然睁开眼睛站起来,拔掉身上黏合的乱七八糟的线,在笔记本上写上:第四十八次实验,尝试进行大脑扫描,分析声音图谱,失败。

他是星际联盟第一集团军兴欣军团元帅叶修,是所有人公认的联盟最强军人,是斗神。 

  他曾遭受旧嘉世军团的诬陷,然而他在排挤与轻视中创立兴欣军团,三个月前出战β星系第283号行星守卫战,大获全胜,守住了联盟要塞。史称:绝地之战。他是联盟历史上最绚烂的一页,是联盟的骄傲。 

  然而对叶修而言,荣辱成败,都已经是过去时。他在绝地之战后患上了严重的幻听。从白天到夜晚,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正常生活。幻听内容一成不变,是一段男声所唱的歌谣片段,支离破碎,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尝试用各种方式来解读这段歌谣,至今未果。歌谣是十年前所流行的歌曲,旋律深情,歌词讲述了一位美丽的少女因战争与少年分别,这首歌即为少女与情人分别是所唱的离别歌,是有名的反战歌曲,身世清白,没有任何问题。声音与联盟所有已录入声纹对比,未找出相似声纹。今晚他尝试大脑扫描来寻找蛛丝马迹,仍然没有任何结果。   

  除了大脑前额叶皮层异常活跃。   

  他直觉这不是普通的幻听,而是某种更加深层的东西。然而两个个月过去,他没有任何收获。  

  他把自己的外套卷了卷当枕头,用实验室里的毛毯裹成一团,凑合着睡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长廊上,窗格把它们分成一个个的小格子,阳光下,实验楼的地板纤尘不染。   

  整栋大楼干干净净,规规整整,研究员们衣冠笔挺的穿梭其中。相比之下,脸上带着胡茬,拎着外套,衬衫在睡眠中皱成一团的叶修就显眼太多了,好像一张漂亮的乐谱上里混进了一个错误的音符一样明显。   

 “你还在找吗?”叶修转头看去,张新杰站在他的旁边。   

 “是啊。”叶修抽出一根烟,几经揉搓最后还是把它夹在了指间。   

“个人认为这仅是普通的幻听,声音有可能是你在不经意之间听到的旋律,由于大脑受损而导致重复回忆。人往往在不经意间记住对自己毫无作用的片段,在潜意识中储存,特定条件下释放。如果是这种情况,追究它是毫无意义的。”   

“不过。”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不排除这段声音对你十分重要的可能性,仅仅是给你一个建议。” 

“多谢。”叶修点头致意。  

   叶修把实验室芯片交给张新杰,两人道别,张新杰走进实验室,叶修走出大楼,天空一洗如碧,阳光灿烂,一派祥和。  

   我听见你的声音了,那么你在哪?   

  下午是每周的例会,内容还是老一套,冯主席在台上慷慨陈词,叶修在台下安睡。没有办法,实验室的睡眠条件委实差了点。  

   叶修睡了三个小时后被罗辑叫醒,和着人流一起涌出礼堂,听着周围人窃窃私语着明天下葬。  

   下葬?谁?联盟最近没有发生过战役,小型摩擦中没有人员死亡信息,而最近的有死亡信息的绝地之战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在那场战役中的英灵,早已入土为安。  

   是某个权贵吧。叶修想。   

  他坐在浮空梭上,看着工人们更换广告牌里的广告。从浮空梭的高度看,地上的行人好像蚂蚁一样来来回回。   

  他回到家,人工智能礼貌的欢迎着他的到来,不出意料,苏沐橙坐在客厅沙发上,环绕悬浮投影正放着当下最火的电视连续剧。   

  叶修把手里的塑料袋向着苏沐橙晃了一圈,香气从袋子里飘出:“德白路34号店的炸鸡,要不要?“  

   女孩小小的欢呼了一下,到厨房里去找筷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家的?“   

  “那是,哥神机妙算。毕竟今天是电视剧大结局,你明天还要和楚云秀讨论结局吧。“   

  “嘿嘿。“苏沐橙期待的打开塑料袋时,叶修的声音从内间里传出:“我拿了最辣的酱,你尝尝。“   

  苏沐橙的筷子顿住了,她看向内间,神情复杂。  

   叶修自己也怔住了,苏沐橙和自己从来不吃辣,他为什么要拿辣酱?  

   这天晚上叶修在家里睡觉,他梦见自己少年时与父母不和,负气出走,与苏沐橙相遇。   

  那是苏沐橙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只有九岁,在人均年龄高达三百岁的现代几乎算得上刚脱离襁褓,他们共同成长。但在苏沐橙十八岁时,他们之间发生了分歧。   

  他极力反对苏沐橙报考机甲操作系,机甲操作系的学生又被称为后备军,这意味着几乎所有的学生在毕业后都要投入战场,机甲操作系毕业生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十五。  

   苏沐橙那是是怎么说的?对了,她说的是:哥!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清楚我面对着什么!  

   自己确实是把苏沐橙当做妹妹看的,以至于联盟中的传言日嚣尘上,不得不发公告来澄清,不过那之后,苏沐橙再也没有叫过他“哥”。  

   自己还被别人笑骂过攀联盟女神的高枝,是谁呢?不记得了。   

  叶修痛苦的捏了捏鼻梁,感觉战斗后的大脑损伤确实有些严重了。    

   第二天他来到兴欣总部,打卡上班,他一向懒散,但对工作却认真负责。一进门他就看见包荣兴正拿着个包子,正要咬下去。看见他却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满是说不清的神色。   

  叶修讶异,走上前问:“怎么了,我没有禁止在这里吃东西啊。”

   包荣兴回道:“老大……“只是话还没说完,魏琛和方锐一左一右就从后面搂住了叶修,叶修转头一看,陈果正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问:“你是不是欺负包子了?“感情方锐和魏琛搂住他就是为了不让他逃跑。   

  军人们军衔再高,也要听从上派的督查官的命令,因而督查官又被戏称为老板。

“冤枉啊老板娘!“叶修一个滑步挣脱了方锐和魏琛,窜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忙乱之中,他没有忽视陈果眼中的紧张,那是小心翼翼遮掩着什么怕被人发现的神情。

  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而他所忘记的,很有可能和幻听有关。

  依照自己最近的状态和老板娘的反应,自己所忘记的东西极有可能和兴欣有关,并且在自己的生活中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大脑损伤后依旧念念不忘。那么这件事,也有可能是人,应该在兴欣成立和绝地之战之间,对自己极其重要,那么应该被自己身边的人所知道。陈果苏沐橙等人应该行不通,无论知道与否,依照他们的反应都不会告诉自己。那自己应该去问谁?

  叶修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桌面下漏出的一角。

  他的书桌是木头组装的,桌面和抽屉之间有缝隙,如果抽屉里的东西堆得太满就会从缝隙中钻出来。

  他抽出那张纸片,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张联盟的宣传海报,普通的宣传语,但宣传模特有着一张与苏沐橙极为相似的脸,像是她的哥哥,或者弟弟一样。

  这是谁?叶修翻来覆去的思考,联盟的海报宣传铺天盖地,但是他却对这张与苏沐橙极为相似的脸毫无印象?

  叶修打开电脑,登陆荣耀管理后台查找苏沐橙的档案,亲属一栏中清楚的写着:苏沐秋(已故)

  叶修微微颤栗着,输入苏沐秋,敲下回车键。

  苏沐秋的生平瞬间在电脑上展开,幼年成孤,十六岁进入联盟高等学院机甲操作系,旧嘉世队长,兴欣副队长,死于β星系第283号行星守卫战,又称……

  绝地之战。

  旁边附着机甲黑匣子所留存的语音,叶修点开了它,一瞬间,如遭重击。

  归来之路并不顺利,283号行星是个鸟不拉屎的荒凉之地,叛军被基本剿灭,然而剩下的亡命之徒展开了激烈的反扑。他和苏沐秋被围堵在补给站内,机甲能量剩余不多,补给站内倒是有大量的燃料,只可惜是早期的粗制燃料,早就比联盟落后了十万八千里,唯一的作用是产生不可控爆炸。

  他们且战且退,最后被堵在了一个小房间内。

  苏沐秋喘着粗气,问叶修:“你猜我们能不能逃出去?”

  “不知道,不过哥觉得哥英明神武,一看就是主角命,不如抱紧哥的大腿,存活率还高点。”

  “滚蛋吧。”苏沐秋笑着骂他。

  他们在房间里休息,听着苏沐秋哼着歌,恢复体力,等待下一波敌人的到来。

  苏沐秋突然说:“我也觉得你会活下去。”

  “那必须……等等!苏沐秋!你干什么!”

  苏沐秋笑着拔出叶修体内的针头,熟门熟路的开启叶修机甲的自我保护程序,轻声说:“叶修,我走不了啦。”

  苏沐秋此刻完全脱离机甲,叶修看见苏沐秋腹部有一个巨大的伤口,边缘有着灼伤的痕迹,那是激光枪造成的。

  他还看见苏沐秋说着什么,然而意识逐渐模糊,直至坠入黑暗。

  叶修的逃生舱被兴欣的星舰捕捞成功,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却忘记了所有关于苏沐秋的事情。

  苏沐秋给他注射了遗忘性药物,这种药物主要用于治疗退伍士兵的PTSD症状,帮助士兵缓解情绪。苏沐秋很清楚,对叶修来说,被他人决定了自己独自逃走的命运是叶修最大的心病,所以他让叶修忘记了这一切。这也就是为什么记忆中苏沐橙会叫他哥,她叫的不是叶修,而是苏沐秋。叶修忘记苏沐秋后,大脑自动补全了记忆。

  幻听中的歌谣是苏沐秋在补给站时哼唱的,那是苏沐秋最喜欢的歌之一,恐怕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把自己的能源供给叶修,让叶修逃出去。那是他唱给叶修的离别之歌。

  叶修离去后,苏沐秋点燃了补给所内的燃料,补给所上方的燃料引爆了下方的燃料,又联通了叛军的军火库。恐怕他们早有同归于尽的打算,引发的爆炸将整个星球犁了一遍,以至于三个月后,才找到苏沐秋的尸骨。

  叶修现在知道葬礼是谁的了,不是某个权贵,而是他最爱的人。

  他马不停蹄的回到家里,穿正装,系领带,理发型,他把皮鞋擦得锃亮,跳上浮空梭。

  “去荣耀礼堂。”他说。

  荣耀礼堂前缀满了白花,挂着白缎和挽联,那是人们在送别英雄。

  不出意料的,苏沐橙一身正装,站在礼堂外。

“我就知道你会来。”她说。

  “是的。”

  “让你忘记他是他的选择,我们都决定尊重他的选择。”苏沐橙的声音异样的颤抖了一下:“但你还是自己记起来了。”

  叶修沉默不语,搂住了女孩的肩膀。

  再往下的事情模糊又清晰,好像是很多人上前致辞,他也上去了——貌似是苏沐橙极力坚持给叶修留的时间。一切都模糊不清,他只记得自己牢牢地盯着棺椁,直到他被埋葬。

  晚上他躺在床上,听着苏沐秋曾录下来的歌曲,一首一首,陷入了安眠。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你在这里。

  我的心里。

评论
热度(29)

© 乔乡 | Powered by LOFTER